VR、性与巧克力蛋糕:后虚拟世界的欲望表达

  参与大脑和计算机的交流,电脑数据直接上传到大脑。无形界面为i2i开辟了道路,在人类和AI之间搭起直接的交流通道——即人们常说的“心灵感应”。

  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的新创公司Neuralink和布赖恩·约翰逊(Brian Johnson)的Kernel都致力打造无形界面,说明近年来神经科学已经涉足该领域。

  如果让你无所顾忌地大吃一顿,这顿饭会是怎样的呢?肯定是高脂肪高糖分的大吃特吃啊!想象一下,要是既能享受嘴上的快感,又不会吸收任何热量呢?没错,不需要吞下任何食物,但依然完整、直接地感受,我们把这种感受称为“抽离”——人类的自然欲望与身体所需相互分离。

  比如,吃巧克力蛋糕的时候我们可以用数据“喂饱”认知设备。这些数据能生成吃蛋糕的快感,但这种快感来源于神经体验而非蛋糕本身。把感官欲望(吃蛋糕)从潜在的生存目的(营养成分)中抽离出来,这一切即将触手可及。那时,我们就可以“蛋糕不在手,享受照样有”了。

  当一切成为现实,小小的物质供应都能满足大大的营养需求。每个人都能根据自己的基因、微生物群等因素定制自己的营养吸收。终于,饮食从欲望的魔爪中逃离出来了。

  到我们的下一代,或许更早,科技将把身体和神经系统的联系打破。世界进入抽离时代,人类的营养输入只与生存有关,比如4个动物生存目的:进食(Feeding)、争斗(Fighting)、逃跑(Fleeing)、交配(Mating)。

  繁殖不是性行为的唯一目的。我们已经有了VR色情片等产品,虽然用户体验夸张又荒诞。在一个完全的VR世界里,人类和模拟物之间的性行为和社交将革新性活动的方式。与性相关的技术将补充技术上空白,甚至最终取代传统技术。比如,AI系统能带来最佳的性感受,传统的性伴侣能否与之媲美?科幻小说中的情节,还有我们向往的神经快感、回馈感和完整感受,本世纪就能在模拟场景中实现。

  内心是不是已经开始不平静了?也难怪,毕竟这样的世界确实很不一样。但色情片早已不是新事物了。色情片会让人对伴侣产生不切实际的期望。研究表明,某种类型的色情片观看3次,观影者的口味就能定型于这种类型。那么,性体验强烈而且多样的世界将是怎么样的呢?获取刺激的途径增多,人们也许会沉迷其中,性在人类关系中的角色也会随之改变。那时候,我们将如何建立关系、感受对方以及增进信任?

  人们也许更能投入一段无性关系,“他/她性格很好”这句话在未来的性活动中也许会被赋予新的含义。

  然而,像过度吸毒一样,过度的放纵终将是自取灭亡。资源不断增多,人类的欲望可能会随之降低。当体验变得随手可得,也就变得一文不值。

  完全虚拟的生活可能会对生理活动造成不良影响。我们终究是实际存在的,肉身需要通过体能活动来维持健康。所以,我们将迎来各种保持健康的新方式——多么巨大的商机啊。

  “抽离”甚至会危害到人类的生存。人类的大脑还没进化到能分辨出消耗营养和消耗食物、生殖和性交之间的感觉差异。有这么一个实验,一群白老鼠需要在满足食欲和精神愉悦中二选一,结果白老鼠选择在愉悦中死去。后来,实验人员把小白鼠的选择扩大到社交活动——结果,快活打一炮的诱惑远远不如对社交的渴望。

  科技发展的脚步不断加快,我们也变成了小白鼠。在抽离世界里,人类也许会失去自动调节欲望和生存的能力,营养的获取、社交、繁殖,都要在监管下进行——有意识或无意识也好,个体或集体也罢——而不是任由欲望摆布。

  是否能实现?什么时候能实现?不知道,目前人类只能预测,但我们已经出现迈出了旅途的第一步。慢慢地,我们——还有我们的技术——将建造出一个真实的未来。做好准备吧,为了未来,我们要不断地推测、思索、争论、参与。



相关推荐:



返回列表